你还不知道“心流”吗?它能帮你实现开挂人生

时间:2021-10-22 21:10:39 来源: 36氪


编者注:10月20日,积极心理学奠基人之一,被称为“心流之父”的创造力大师、匈牙利裔心理学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Mihaly Csikszentmihalyi 1934-2021)去世,享年87岁。

他曾出版包括《心流》《发现心流》《自我的进化》等畅销书,对积极心理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心流”,是指我们在做某些事情时,那种全神贯注、投入忘我的状态——这种状态下,你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在这件事情完成之后我们会有一种充满能量并且非常满足的感受。

它是近年来国内最火的心理学概念,也是为数不多不需要过多解释,大众就知晓的心理学概念,曾为无数读者指明幸福的方向。

清华大学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赵昱鲲早年留学期间,曾修习过米哈里教授的课程,并与其多有交往。

下文摘自他为《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一书所作推荐序,文中回忆了其与米哈里教授交往的点滴,以及对“心流”从冷淡到惊艳的认知过程,并对其概念进行了全方位的解读。

特此整理,以飨读者,让我们从文字中一起追寻大师的永恒星光。

初识:被米哈里圈粉,却对“心流”不以为意

第一次读《心流》这本书的时候,我印象并不好。

那是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念积极心理学的研究生的时候,作者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也是我们的授课老师,要求我们在上课前先把这本书的前三章读了。当时学业很重,时间很紧,我读得很快。

由于我对人生意义这个问题特别感兴趣,于是顺便把最后一章也读了。后来在契克森米哈赖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把中间的部分也都跳着读了一些。

这样读下来,当然收获不大。但对于心流的核心概念我是认同的,因为我自己在创造、学习、踢球、玩游戏时就经常经历心流,我完全认同契克森米哈赖对它的描述和研究,那确实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

在我的现实生活中,我也采用契克森米哈赖的建议,用“明确目标”、“即时反馈”、“匹配难度”三个原则来改造一些任务,使我能在其中产生更多的心流。

更不用说,在上完契克森米哈赖的课后,我就成为他的忠实粉丝——这个不修边幅、带着浓重中欧口音的白胡子老爷爷,在讲堂上却活跃得像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思维深邃、学识渊博,开着各种冷幽默的玩笑,对人却极为和蔼可亲。

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Mihaly Csikszentmihalyi 1934-2021)

2017年《心流》中文版上市时,米哈里教授的视频问候

我曾有幸在课间和他一起吃饭,他就主动提起他有个儿子是学东方哲学的,跟我聊起中国传统文化,一下子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在上完米哈赖的课后还不喜欢他的这个人的,我还没见到过。

再读:获取幸福、成功、满足的金手指?

回国后,我需要给别人教积极心理学,心流自然是绕不过去的一课,我就把这本书重读了一遍。

这一遍读得我大为惊艳!——是的,惊艳不一定只发生在一见钟情,也可能是在蓦然回首。我对这本书的观感彻底改变了。

01 读懂心流,要先弄懂“熵”这个热力学概念

首先,我发现,“精神熵”其实是个绝妙的比喻。契克森米哈赖没有具体解释这个比喻,可能让部分对热力学不熟悉的读者有点困惑。

简单地讲,熵是指一个系统的混乱程度。越混乱,熵值越高。

比如在冰里面,水分子相对固定在一个位置附近振动,系统比较稳定,熵值就比较低。变成液态水后,分子开始流动,熵值变大。成为水蒸汽后,分子四处乱窜,熵值就更大了。反过来,一个系统内部越有规律,结构越清晰,熵值就越低。

人的大脑里的念头就跟分子一样,时刻万马奔腾。如果没有节制、训练,你的心就可能经常处在混乱状态,虽然你意识到的也许只有少数几个念头,但在潜意识里,却有多得多的念头在相互冲突,在争夺你的注意力,在抢夺你大脑的控制权,在试图引导、影响你往南辕北辙的方向走。

这个时候,你的内心一片混乱,熵值非常高。但如果你进入了心流状态,那就不一样了。

你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当前的任务上,你所有的心理能量都在往同一个地方使,那些跟任务无关的念头都被完全屏蔽。你并不是只有一个念头,你的大脑仍然在高速运转,但是所有这些念头都是非常有规律、有秩序的,就像一支高度有纪律的军队,井井有条地组织了起来,高效率地去完成一个任务。

这时候,你的感觉就跟“心流(flow)”这个词的英文原意一样:

心里的念头就像一条钢铁洪流,浩浩荡荡但是又井然有序,势不可挡但是又能从你心所欲,喷涌而出但是又不会四处洒落,而是汇聚成一条水龙,冲荡开一切泥石沙砾,创造、奋斗、整合,你不需要特意去控制这个过程,但一切又都在你的控制之中。

正如契克森米哈赖所总结,这就是最佳体验。

对熵的另一个定义,是指一个系统内不能做功的能量的总数。换句话说,熵值越高,能做的功就越少。因为在做功的过程中,总有一部分能量耗散掉,这就导致了系统的秩序变少,也就是熵值升高。

这也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任何孤立系统,都会自发地朝熵值最大的方向演化。

也就是说,任何孤立系统,都会变得越来越混乱,直到我们所知的最大孤立系统——宇宙,到处都达到了熵值最大的状态,于是一切活动就都停止了,那也就是热力学第二定律预言的宇宙终点——热寂

02 心流帮助大脑远离混乱,持久且高效输出

好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除了宇宙之外,没有什么系统是真正的孤立的。所以,熵减少的过程处处皆是,这也就是契克森米哈赖在书里(又是不加解释就)引用的“负熵”。最典型、最壮丽也最奇妙的负熵过程就是这个宇宙的最大奇迹——生命

文化,也可以看成是更高形式的生命(基因—文化共同演化理论已被广为接受)。人类开山采矿,烧土为砖,伐木为林,造出高楼大厦、高速公路,乃至用风力、水力、火力发电,发明互联网、人工智能,都是用浪费大量能量的代价,形成了一个更精巧的结构,从而降低了自己系统的熵。

从这个角度来说,心流就是大脑的生命。

当心熵比较高的时候,在一片混乱的情况下,大脑的做功能力很低,很多心理能量都浪费在内耗上了。但一旦进入了心流状态,心理能量就围绕着同一个主题组织起来,向同一个方向高效率地输出。

这也就是契克森米哈赖反复强调的,人在心流状态下的表现最好。而且,如果一个人经常经历心流,他的心理就会被训练得越来越有秩序,以后进入心流就越来越容易,即使平时不在心流状态下,也不像一般人那样心猿意马。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冥想。佛家经常用冥想来降伏内心那瀑布一样奔腾如雷的念头。经过长期练习之后,哪怕不在冥想之中时,你的心灵也会比常人更平静,遇到意外变故时能更快地集中注意力。换句话说,你的心熵整体降低了。

当你心里的熵值降到最低,一切纷扰念头都销声匿迹,只剩下你和当前的事物,那种心灵如同冰晶般通透、念头如同雪水般畅流的感觉,就是你心理能达到的最佳体验,也是你大脑里的奇迹。

03 社交焦虑、职场难题,心流让你被磋磨的生活重拾意义

在我第二遍读《心流》的时候,我完全接受了契克森米哈赖的关于“精神熵”这个比喻,由此向下,后面很多本来觉得牵强的地方也都迎刃而解,不亦快哉(是的,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也达到了心流)。

比如第八章的人际关系。作为一名前理工男,我以前视人际关系为畏途,并且也不认为人际关系有多重要。积极心理学改变了我的看法,让我知道情感、身体、关系至少和理智、思想、个人同样重要。

“人际之乐”这一章教给我更多方法,比如与别人构建同样的目标、给别人以有效即时的反馈、调整挑战与学习技能,这样就可以从人际交往中得到更多心流,并且也能更加自得人际交往之乐。

不过最有意思的还是最后一章。它在探讨关于“追寻生命的意义”的时候,提到了人生找到意义之后的自得之乐。

用契克森米哈赖的话说,“创造意义就是把自己的行动整合成一个心流体验,由此建立心灵的秩序。”

他对此的描述是:

“痛下决心追求一个重要的目标,各式各样的活动都能汇集成统一的心流体验时,意识就呈现出一片祥和。知道自己要什么,并朝这个方向努力的人,感觉、思想、行动都能配合无间,内心的和谐自然涌现。

生活在和谐之中的人,不论做什么、遭遇什么,都不会把精神能量浪费在怀疑、后悔、罪恶感及恐惧之上,精力永远用在有益的方面。”

那么,我们该怎样才能把自己整个一生的行动、思想都整合成一个心流体验呢?

契克森米哈赖的建议是,首先要找到一个终生的目标,其次不要害怕复杂性,这就是对你人生意义的挑战,而你可以应对的技能是“行动式生活”与“反省式生活”相结合。

最终,你既有独特的个人特性,又与周围世界、人们所整合,“只要个人目标与宇宙心流汇合,意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显然,我那时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回国以后,我开始经历现实的无情鞭打,对世界的看法不再像以前那么乐观,因此心情降落到了一个低潮。

这时我又想起了《心流》这本书。我感觉我的人生的混乱度显著上升,心流明显减少。我想:“是时候去向米哈赖老爷爷寻求智慧了。”

我把“追寻生命的意义”这一章又重读了一遍。契克森米哈赖对人生意义的复杂性的论述让我茅塞顿开。他讲的是意义的内容的升级:从简单的舒适,到社会价值,到个人的自主发展,到个人与社会的重新整合。

契克森米哈赖的论述让我恍然大悟:我并不需要在这“纯善”和“厚黑”之中做一个取舍,而更应该是把它们整合,整合成一个更复杂的人生意义。简单的人生意义更有优势,但是复杂的人生意义更加光荣。

顿悟:人生最佳体验的可操作实现路径

同样是降熵过程,复杂度降低得越多的过程,越有意思。

为什么油画比素描更美?因为它动用了更复杂的色彩和技艺,最终把这些无比复杂的元素都统一在一副画里,让我们的大脑不由自主地就会觉得更美。

心流也是如此。一个小孩子兴趣盎然地算数学题,和一个大科学家沉浸地思考物理问题,他们俩的心流体验可能是相似的,但是从旁观者看来,无疑是科学家的心流更宏大、更壮丽,因为它要复杂得多。

我当然不是贬低孩子的心流,但是正如契克森米哈赖所说:“伟大的音乐、建筑、艺术、诗歌、戏剧、舞蹈、哲学、宗教,都是以和谐克服混沌的好榜样”。

降熵过程有高下,美有高下,技艺有高下,心流也有高下。原本的混沌越多,整合进去的元素越复杂,这个心流就越伟大。

那么,自然,人生意义也有高下。

那些能够整合无比复杂的人生、找到人生意义,整合无比复杂的世界、形成自己的世界观,整合无比复杂、经常是相对矛盾的价值观,形成自己的价值观的人,有最大的“大心流”。

这就是我第三遍读《心流》时,得到的最大启示。读这本书时,你无疑会被契克森米哈赖说服,推崇心流,喜欢心流,寻找心流。

但是,现实世界如此坚硬,心流的条件如此难求(以至于很多人只能从网游中得到心流),契克森米哈赖似乎是给我们描述了一个美好的状态,从而让我们对现状更加失望?

所以,我希望你能把这本书读两遍。第一遍是学习心流的概念、技巧,第二遍则是用心与契克森米哈赖对话,体验他的这一曲冰与火之歌:

外界纷扰并不可怕,反而是我们铸成更大的心流的能量来源。

最后,我要感谢中信出版社。这本书终于不再叫什么《当下的幸福》或者《快乐的真意》了。

它的内容和立意远远地高过了幸福和快乐。它所推崇的人生最佳体验,不是幸福、快乐这点肤浅的感受,而是奋斗、挣扎、咬牙坚持,当然还有最终整合之后的无上体验。这才是心流的真意。

书名:《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作者:[美]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作者简介

[美]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Mihaly Csikszentmihalyi)

积极心理学奠基人之一,“心流”理论提出者。前美国心理学会主席马丁•塞利格曼誉之为“世界积极心理学研究领军人物”。

契克森米哈赖一直致力于幸福和创造力的研究,提出并发展了“心流”的理论。他曾担任芝加哥大学心理系主任,现任教于美国加州克莱蒙特大学。其著作包括《心流》《发现心流》《创造力》等畅销书,对积极心理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中《心流》自1990年出版以来,被翻译成30余种文字,影响了全球千万研究者和读者。


精彩推送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29 59 11 57 [email protected]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