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亿人追着买周边,VC抢着投项目,这条千亿赛道,主角竟然不是人?

时间:2021-10-25 15:00:20 来源: 36氪


今年大火的电影《失控玩家》,讲述了一个虚拟人影响现实世界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的确和虚拟人物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从前只存在于神鬼传说中的形象、只在电影中看到的场景,正逐渐转变成现实。

2020年12月11日,乐华娱乐推出了虚拟偶像女团A-SOUL,该团体由5个性格迥异、各怀才艺的虚拟形象组成,目前每个“人”在微博上的粉丝都超过百万。虚拟偶像成为了越来越多追星族的选择。

虚拟偶像最初衍生于二次元群体中,最初的虚拟偶像也是基于二次元文化产生的。从目前来看,虚拟偶像的受众依然属于小众。

但是,虚拟偶像已经成为新风口,资本押注,大批虚拟偶像诞生,总有一天虚拟偶像会被广泛接受。《失控玩家》中的故事,或许会成为现实。

01虚拟偶像,追星族的新选择

对内娱来说,2021年只有寒冬。

近日,又一位明星跌下神坛。刚因为参加了《披荆斩棘的哥哥》圈了一大波粉的李云迪因嫖娼被抓。在他之前,郑爽、吴亦凡、张哲瀚……一批明星因为触犯法律与道德的底线而被封杀。

这些明星除了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外,不仅令倾注心血的粉丝伤心,还给合作的品牌带来了极大的损失。于是,又一条赛道—虚拟偶像引起大家关注。

虚拟偶像,指通过绘画、动画、CG等形式制作,在网络等虚拟场景或现实场景进行演艺活动,但是本身并不以实体形象存在的人物形象。在商业模式方面,虚拟偶像公司们正在不断向传统偶像靠近,演唱、直播、代言等传统偶像标配的商业活动通通不在话下。

2020年,被称为虚拟偶像元年,大批虚拟形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以不可阻挡之势占领着电商、品牌代言、音乐、综艺、晚会等各大平台,实际上,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经有了虚拟偶像的概念,1984年《超时空要塞》中的林明美就是世界上最早的虚拟偶像形象。

直到 2007 年,随着数字技术的进一步发展,Yamaha 做的初音未来被大众熟知。初音未来不仅是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还在多个国家举办了演唱会,受到很多粉丝的喜爱。目前,初音未来在B站的粉丝数已经达到119万,初音未来演唱会系列播放数达1273.5万。

2012年3月22日洛天依的形象设计首次公布,此后多次在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登台演出,是国内最早实现盈利的虚拟歌手。目前在B站拥有255.8万粉丝。

近两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虚拟偶像不断进化,交互性越来越强,定义也在不断地更新,类别也越来越多。比如,除了最初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洛天依等,还有乐队RICH BOOM等;虚拟网红、模特Lil miquela、IMMA等;依据现有IP衍生出的王者荣耀“无限王者团”,全职高手“叶修”等;真人偶像的虚拟化形象迪丽热巴“迪丽冷巴”、黄子韬“韬斯曼”等;一些品牌还推出了品牌虚拟代言人、形象,如花西子,中国移动”“麟&犀”,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真人明星“塌房”带来的风险。

在社交平台中,这些虚拟偶像同样喜欢分享生活照,它们就像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人一般,不仅热爱社交生活,爱打卡,有男朋友,还会受邀参加时装周。在它们的动态下,甚至有很多人根本没有认出它们是虚拟的形象。

02资本助推,大厂抢跑

虚拟偶像的火热,离不开背后资本的助推。

天眼查显示,以“虚拟偶像”为关键词搜索,只有22条相关结果,可见,这条赛道还是蓝海一片,存在大把机会。但是实际上,虚拟偶像已经成为一个新风口,竞争远比我们想象得激烈。

一位虚拟偶像行业从业者表示,目前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已经趋向于饱和,做虚拟偶像要赚钱很难。

天眼查显示,近一两年内不少虚拟偶像行业的公司获得投资。

比如,万像文化成立于2019年,是一家提供全栈式虚拟偶像孵化、运营及商业变现的服务商,成立不久便斩获众多平台和头部品牌合作,如哔哩哔哩、爱奇艺、淘宝、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三只松鼠等等。在两年时间内,已经完成四轮融资,其中不乏像毅达资本、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保时捷这样的知名投资机构的身影。

2020年3月31日,一几文化获得原力创投的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其打造的虚拟偶像形象伊拾七至今已经在抖音上拥有890万粉丝,获赞数1.1亿,曝光超24亿。

2021年7月,次世文化完成了500万美金的A轮融资,创世伙伴CCV领投,顺为资本跟投。迪丽热巴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的虚拟形象“韬斯曼”就是由该公司打造。

2021年9月29日,主推虚拟演员的虚拟影业完成了来自峰瑞资本领投的超千万元Pre-A轮融资。融资将主要用于虚拟明星的打造和包括抖音、小红书等新媒体运营等方面。

这些公司,也只是这条隐隐爆发的赛道中的一小部分。

从地区来看,这些公司主要位于北京、浙江、上海等相关技术比较发达的地区;从时间来看,大部分的公司成立时间不长,处于早期融资阶段,并且在成立不久就能获得投资,这条赛道的火热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互联网大厂们也在跑步进入赛道。

B站是国内二次元文化的聚集地,进入虚拟偶像产业有先天的优势。2019年,B站收购上海禾念,让洛天依等一众超人气虚拟偶像成为bilibili的“员工”,从此B站成为了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此外,B站还投资了一批音乐制作商、演唱会技术供应商、VR动画技术供应商等公司,加快对虚拟偶像全产业链的布局。一些虚拟偶像的演唱会也都是由B站主办。

腾讯的优势在于IP。在虚拟偶像方面,腾讯最引人瞩目的成绩就是基于王者荣耀中的游戏角色推出的“无限王者团”。它们不仅登上了GQ杂志封面,还演唱了电影片尾曲、发布了新专辑。此外,QQ炫舞虚拟偶像“星瞳”与杨丽萍跨界合作了孔雀舞,与刘柏辛合作了主题曲《瞳雀》。腾讯还曾公开王者荣耀游戏角色貂蝉和公孙离的虚拟形象,以 AR 的形式现场演出了歌曲。

虚拟偶像为电商直播带来了更多可能。2020年间,淘宝天猫与万象文化合作,打造淘宝天猫带货虚拟偶像Mika和新国风偶像苏朵朵。2020年9月,天猫超市品牌 IP 形象 “小铛家”正式上线官方直播间,成为“阿里动物园”首位主播。和真人主播一样,它也可以介绍商品、与观众实时互动。

2020年9月,爱奇艺推出了虚拟偶像选秀节目《跨次元新星》,30多位虚拟选手同场角逐。虽然节目现场状况不断,但是依然吸引了众多网友关注。数据显示,该节目豆瓣评分达7.9分,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也超过了12亿。

资本和大厂的加入,为虚拟偶像这个行业持续曝光。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预计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达62.2亿元,带动产业规模1074.9亿元。随着虚拟偶像商业价值被不断发掘,其带动周边产业发展的能力将会愈发强劲,商业应用领域也会更加广泛。

03你会接受虚拟偶像吗

有数据显示,2019年时全国就有近四亿人正在关注或在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随着行业逐渐火热,目前这个数据一定更多。

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虚拟偶像较真人偶像更具商业安全感,对粉丝来说,“塌房”的可能性更小。但是,虚拟偶像会是完美替代品吗?能完全做到不塌房零绯闻吗?

2021年6月12日,国风虚拟偶像翎 Ling在小红手发布了首条商业广告,引发了争议。首先,翎打出的是国风虚拟偶像的名号,但是发布的第二条动态就急着变现,推广的产品还是外国品牌GUCCI,受到网友声讨;其次,翎在文案中写道,“滋润不干,是温柔的珊瑚色调,有点草莓的感觉。”很显然,一个虚拟人根本无法真正试色,关于口红质地的评价并不具有可信度,有网友评论“AI人物带带衣服这类差不多,化妆品就免了吧”“衣服也不能真实反馈裁剪是否符合人类身体构造,颜色是否符合人类的真实肤色。”次日,翎的带货相关文案就被删除。

短短几天时间就已经发生“翻车”事故,看来虚拟偶像“永不塌房”的美好愿景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实现。

虚拟偶像的背后,有具体的操作者扮演,说出的话、做出的动作等等,都是人为的结果。这些扮演者们不仅要有较强的即时反应能力、社交技巧,要把握好语言的度,还要会处理各种预料之外的突发状况。他们的临场表现,决定了受众对他们的喜爱程度。

《2021中国虚拟偶像消费市场调研报告》显示,有62.31%的消费者有可能购买虚拟偶像代言的商品;还有9.78%的消费者肯定会为虚拟偶像代言买单。

为虚拟偶像买单的同时,消费则也提出了与真人偶像相似的要求。例如,65.93%的消费者希望虚拟偶像有自己的事业;71.27%的消费者希望虚拟偶像具有一技之长。这些要求,更是对虚拟偶像背后的运营团队的极大挑战。虚拟偶像们还要做好“虚拟偶像行为运营团队买单”的准备。

作为发展时间还不长的行业,虚拟偶像必然存在着已知以及还未知的问题。但是值得肯定的是,虚拟偶像行业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除了资本加持、消费者需求,今年大热的元宇宙概念也将为虚拟偶像再添一把火。虚拟偶像被大众广泛地接受,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吴琼,编辑:吾人,36氪经授权发布。


精彩推送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29 59 11 57 [email protected]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