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 | 光伏组件厂商阿特斯净利翻了3倍,正经历诉讼缠身的麻烦

时间:2021-11-25 10:33:19 来源: 36氪


作者 | 袁斯来

编辑 | 苏建勋

一家素来低调的光伏组件公司近日发布了一份非常亮眼的财报。

11月18日,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下文简称阿特斯)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阿特斯第三季度的销售额达12.3亿美元,同比增长34%,净利润翻了3倍,达到3524.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5亿元)

当然,阿特斯和真正的龙头隆基和天合光能不能同日而语。第三季度,隆基的归母净利润为75.56亿元,是阿特斯的近30倍,天合光能的归母净利润也达到了11.56亿元。

不过,比起已经稳坐龙头的隆基和晶澳科技,阿特斯引人注目的是其增长率。这家成立20年的公司,度过了多次行业周期,一直稳扎稳打。在起起落落的光伏行业,算是一道奇景。

2021年,碳中和成为最热的词汇之一,光伏企业也顺势而起。从上游到下游,硅料、硅片、组件,厂商们开始趁热打铁地扩产。仅仅在今年第一季度,18家龙头光伏企业就公布了总投资额1200亿元的新项目,比去年增长了60%。

阿特斯也开始了募资扩张。今年7月27日,阿特斯太阳能(CSIQ.US)宣布,拟寻求将MSS业务(组件和系统解决方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科创板或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创业板上市。他们拟募资40亿,主要都会用于扩产。

“阿特斯不想做老大,只想做最后一个死的光伏企业。”这是创始人瞿晓铧多年未变的言辞。只是在马太效应开始显现的光伏组件市场,阿特斯似乎也没有从前那样淡定。

不做第一

世纪之交发生了很多影响深重的大事,包括国企改制、中国加入WTO ,阿特斯、隆基、晶澳、尚德、中环这些公司都在世纪之交成立。海归归国淘金是当时的风潮,阿特斯的创始人瞿晓铧也是大军中的一员。

他是清华大学子弟,顺风顺水地上了清华,从多伦多大学博士毕业,留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电力公司工作。那十多年,他的生活安逸稳定,还成了一个重点光伏项目的核心人员。

如果不是项目被加拿大赫然有名的自动化设备公司ATS收购,或许瞿晓铧会一直持续这种生活。当加入ATS后,瞿晓铧所在的太阳能部门不过是个边缘部门,还不赚钱。“我的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写报告等文案工作上。自己的很多的想法、想做的事情在原公司都无法做到。”他曾经这样回忆。

而正好德国大众需要太阳能汽车充电器,瞿晓铧打算承接这个项目。他拿着BP给ATS老板说:要想成本低,就要在中国做。如果ATS觉得太远,可以当小股东,他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

2001年,瞿晓铧带着抵押房产的几十万加元、ATS几箱设备,回到老家常熟创立了阿特斯光伏电子公司。

最初几年,他们不过是家营业额在300万美元左右的小公司,主要产品就是汽车光伏配件。但2004年,瞿晓铧发现风向变了,当年1月,德国政府实行了新的《可再生能源法》,上调了补贴力度,而且对各种类型发电装置电价做了细分,整个行业有了商业化的清晰路径。

阿特斯抓住了光伏行业这第一波崛起的浪潮。瞿晓铧迅速转型,开始做起了大型光伏电站组件。当年销售额就翻了3倍,达到了1000万美元。

那也是中国光伏企业最风光的几年。无锡尚德、天合光能、英利集团、晶澳科技成了出口组件大户,阿特斯也在这行队伍中,几家公司都在2005-2006年这段时间上市。阿特斯在纳斯达克IPO后,ATS退出,获得了近100倍投资回报收益。

光伏企业度过初生期后,通常都会往上下游延伸。但和其他公司凶猛的攻势不同,阿特斯一直带着些不紧不慢。

“不做行业老大。”这是瞿晓铧给公司的定位,在弱肉强食的光伏行业中,这句话甚至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当然,不做第一,并不代表他们要做二流公司。 “要成为第一方阵,那就要求你要勇于争先,跑在前列,但如果说一定要做第一名,那就会出现超越经营底线的问题。”

阿特斯带着瞿晓铧浓烈的烙印。他是个带着学者气的人,多数时候显得很沉默。虽然进了清华,但瞿晓铧成绩不过中游,“他看到很多远远比他厉害的人。” 瞿晓铧似乎习惯有人跑在前面,自己则按着惯有的节奏行走。

瞿晓铧给公司定下的策略是“倒三角”模式:越往上游产能占比越少。所以他们一直是组件占比最大,其次是电池片,最上游的硅料涉足最少。

也是因为这样的分布,他们一直专心于电池组件,躲过了2008年多晶硅原料价格暴跌的打击。这种稳健也伴随阿特斯度过接下来的“双反”冲击和“531”新政。他们始终不曾走到第一,甚至很多时候排不上前三,但未曾掉出第一梯队。

这样的平静正在被打破。

提速

阿特斯一直是个沉默的“好学生”,也足够有定性。但在碳中和路线图确立后,好学生也必须学会一些狼性。

在光伏产业链条中,最挣钱的还是处于上游的硅料和硅片企业,以2020年为例,通威股份的高纯晶硅毛利为34.5%,太阳能电池组件的毛利只有14.54%;而隆基的硅棒及硅片毛利达到了30.36%,组件毛利只有20.53%。

光伏组件受到政策和上游材料价格波动影响,算是链条中比较被动的角色。根据阿特斯的招股书,他们的光伏组件毛利2018年为26.68%,到去年就只有17.48%。他们给出的解释,一是公司实行了新的结算准则,二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平价上网政策影响。仅仅是辅料如光伏玻璃、铝边框等价格就涨了50-80%。

其实在组件厂商中,阿特斯的毛利并不差。和天合光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等的组件业务相差无几,甚至很多时候略胜一筹。但它的下滑幅度却是几家公司中最大的。

因为一直推行“倒金字塔”策略,阿特斯往上游渗透颇为审慎。2020年底,他们硅锭、硅片、电池片和组件产能分别为2.1GW、6.3GW、9.6GW和16.1GW。

经历了硅料价格暴涨,阿特斯似乎也意识到,在光伏行业升温期,保持地位必须要加大上游投入。阿特斯回科创板IPO募集的资金,有10亿都打算用在10GW的拉棒项目上。

在光伏行业中,阿特斯并不富裕,根据招股书,阿特斯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合并)为 67.32%,比起前两年有所下降,但资金仍然紧张。

大扩张时期,光伏组件厂商们资产负债率高不算罕见,行业平均负债率在65.85%,如晶科能源负债率高达75.6%,但阿特斯也超过了行业的平均负债率。他们此次募资的40亿中,有12亿都要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阿特斯更大的隐忧,是对海外市场的重度依赖。根据阿特斯的招股书,2020年海外销售占比高达84.91%,而上市公司中海外业务占比最高的晶科能源为82.51%。

海外市场并不太平。从“双反”开始,阿特斯已经尝到了苦涩。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12月31日,阿特斯和加拿大母公司作为原告或第三方,正在参与的“双反”诉讼案件就有6起。

他们接受过SEC关于违反美国证券交易法的调查,被处罚了55万美元,又因为这项调查在2013年遭遇集体诉讼,最终集体诉讼在去年和解,赔偿了1300万美元。

在经历了行业几次沉浮后,在被称为“光伏元年”的2021,阿特斯又将面临新的局面,更白热化、也更两极分化。这一次,维持第一梯队的位置也会变得更加艰难。

关键词:焦点

精彩推送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29 59 11 57 [email protected]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