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巨头AWS抛出5G专网服务,运营商“敢问路在何方”?

时间:2021-12-07 12:09:15 来源: 36氪


12月的第一天,AWS向全球的电信运营商抛出一个足够震撼的消息:在其当天的 AWS re:Invent 会议上,这家云服务巨头宣布以托管服务推出5G专网服务(Amazon Private 5G)。

一家云服务提供商,却推出了5G专网服务,这打破了很多人对于企业级5G应用的认知。

这一服务不仅把通常需要几个月时间的5G专网建设缩短到了几天,还有4个变化被视作“颠覆“。

一是企业不再需要自己设计网络,而是登陆AWS的后台,通过几次API调用或在AWS管理控制台中单击几下,即可指定他们想要建立移动网络的位置,以及设备所需的网络容量。

二是软硬件均由AWS提供,包括建设5G专网和连接设备所需的小型基站、服务器、5G 核心和无线接入网络(RAN)软件以及SIM卡。企业所做的只需把设备放在合适的位置插电启动,把SIM卡插入终端,专网会自动配置和部署。

三是如果想可扩容,企业只需登录后台输入扩展需求,即可利用AWS的弹性即用即付扩展其5G专网。

四是企业只需为网络容量和吞吐量付费,而不是对每个连接设备收费。AWS负责监视所有来自母公司AWS地区的私有5G硬件,并将自动对软件进行升级和补丁。

在全球电信运营商都觊觎企业市场的当下,AWS进军企业蜂窝专网的消息,无疑对运营商踌躇满志的B端商业带来了威胁。

在“通信人家园论坛”上,这个消息也引发了热议。

01一个警钟,而不是一个武器?

似乎为了避免电信运营商“过于激动”,AWS高层近日又通过媒体解释,不会在5G专网市场与运营商展开正面竞争。

通俗讲,AWS提供的系统实际上更像是5G专网的“入门工具包”,而不是传统意义上设备商们提供的完全成熟5G专网系统;而且除了美国CBRS允许AWS对5G专网进行独立部署,在其他各国还面临着不同的频谱法规,离不开与运营商的合作。

从不稳定、不安全、低功能,到高带宽、高性能、低时延,进入5G时代,似乎所有企业都听到了这样一种呼声:要彻底改变企业专网的能力,就赶紧上5G。

5G专网最先在汽车企业中发挥价值。德国汽车大厂宝马、福斯和戴姆勒等一大批知名制造商从5G商用之初就纷纷开始了5G专属网络的测试和部署。

基于自己的5G专网,这些大型汽车工厂中的自动驾驶堆高机可作为工厂智能化机器人进行各种作业,当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完成时,汽车即可启动自驾模式,自行从生产线移动至仓储端。

但对更多的企业来说,明明有5G专网需求,却又对其所要投入的精力和资金望而生畏。

直到2021年,考虑进行5G专网部署的企业也面临着非常高的准入门槛,部署成本基本在25万美元以上。

这也是AWS推出5G专网服务时瞅准的机会:基于CBRS(公民宽带无线电业务)频谱和即用即付定价模式,把5G专网的资金门槛和技术门槛大幅度降低,给企业一个更简单的解决方案。

媒体评价说,这家全球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先是来争夺无线网络基础设施市场,现在又来抢食蜂窝专网这一庞大的新兴市场。但AWS的高层称,赚钱机会不是在5G专网方面,而是更广泛的的专有化和数字化转型。

在IDC中国高级研究经理崔凯看来,即便是入门级,AWS的5G专网服务也会对电信运营商正在大力推进的5G专网有一定影响。

“因为AWS的服务确实可能给企业用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其实在北美市场,运营商与互联网公司例如AT&T与微软,已经都有针对5G专网、5G内网的一些合作,不久前,AT&T还宣布在未来三年内将其5G网络运营转移到微软Azure云,引发了电信业的热议。此次AWS推出5G专网服务,很难说与运营商不会从合作伙伴关系转向竞争关系。”

在中国,尽管5G专网的专用频谱尚未明确,但不少企业尤其是大型企业也已提早动手建设5G专网,例如从2016年起,富士康这家全球最大的电子生产企业就已投入5G设备和软件的研发,从2019年起建设5G专网,从2020年开始,以工业富联的身份,富士康又开始对外提供5G+工业互联网服务。

但并不是每一家不差钱、不差精力的企业都有类似富士康的能力,降低技术和资金难度,几乎是每一家企业对专网的渴求。

崔凯表示,此次AWS在国际上率先推出5G专网服务,对国内5G专网发展也可能会在“长期发展上”有一些影响。

事实上,国内的5G发展与政府政策一直紧密相关,如果后续AWS的5G专网应用效果较好,或许也会加速国内的无线通信非授权频谱的审批速度,从而为国内企业在5G专网建设上创造一些新的选择。

同时,中国运营商对专网服务的重视程度与美国运营商不同。中国运营商不论是专网的建设投入、提供的产品能力和丰富度以及灵活的定价策略,也都是目前美国运营商无法比拟的。

02美国DISH的例子,中国广电的机会?

AWS推出5G专网服务离不开的一个时代大背景,即云网融合趋势下5G核心网的云化。

“鲜枣课堂”曾形容,这种“云计算中引入网络的技术,通信网中引入云计算的技术”就是IT企业和通信企业“互相掐架、抢饭碗”。

因为作为通信网络的核心功能实体,核心网已经做到一点专有硬件都没有了,完全采用x86通用服务器硬件。只看外表的话,你根本不知道它是听起来很硬核的“5G核心网”。

5G核心网所有的服务,也都可以构建在虚拟机和容器上。虚拟机和容器,也全部都是来自云计算的技术。

围绕该消息紫金山科技记者采访了一位业内人士“天线圈圈”,他坦言,5G核心网的云化正在逐渐成熟,无线接入侧也趋于软件化,所以5G核心网和无线网的很多核心功能可以在云上实现,为AWS推出5G专网服务提供了契机。

“天线圈圈”称,这种服务的雏形从两三年前就已开始出现,这一次,亚马逊在其自有服务中推出5G专网服务,其对传统电信运营商的“杀伤力”在于,基于AWS在云业务上已有的优势、强大的算力,不仅可便捷开通5G专网服务,还可对网络扩容等需求进行灵活调整。“当然,关键在于AWS要通过与运营商或者第三方合作,打通无线侧的云服务与基站侧的射频功能。”

AWS推出5G专网服务新闻引起关注后,AWS合作方美国DISH运营商也浮出了水面。这家运营商之前的主要业务是有线电视,进入移动通信业务领域后,又从2020年初宣布在5G网络中使用Open RAN架构,力图与传统运营商形成差异化能力。

在“天线圈圈”看来,尽管其基础资源并不如传统运营商,但胜在体量小,“动作轻便”,所以更容易与公有云服务结合,以机房、边缘节点、数据中心等资源与AWS合作,得以让AWS能够向企业提供全面的5G专网服务。

DISH这类新兴运营商既没有这类历史包袱,可以借助与AWS的合作,尽快在新业务上占据一定市场,更加灵活地适应5G to B的市场需求,且5G专网的建设和运维交由AWS后,运营商也无需配置很多的运维人员,对DISH来说负担更轻。

在中国,与DISH背景相接近的,无疑是手持5G商用牌照的第四家运营商中国广电。单纯从技术角度看,基于5G核心网云化,广电也可以另辟蹊径寻找自己的市场机会,但现实中,广电依然走了传统运营商的“老路”,但也不排除其对5G核心网完全部署在公网上安全性的顾虑。

“天线圈圈”分析,不难看出AWS此次推出5G专网服务有3个方面考虑:

一是避开竞争激烈的红海,通过与新兴运营商合作另辟蹊径进入电信市场,基于美国CBRS共享频段,甚至业务方向不局限于B端市场,以一个“大型5G私网”向C端市场开放;

二是AWS的云服务已在全球占据了主导市场地位,基于云化部署的专网服务,从无线接入到核心网,再到应用,实现了闭环服务;

三是AWS云服务本身是国际化的,推出面向全球客户的5G专网服务后,也意味着其进入了一个更大的5G to B蓝海市场,毕竟传统的电信运营商要提供全球化的服务,面临着服务的统一性、资源的调度等局限。

出于多种因素,此次AWS的5G专网服务范围并不涉及中国市场,“天线圈圈”称,其实这也给国内的公有云服务商提供了一个契机:像电信运营商在5G公网上以切片模式服务于专网一样,如果云服务商以公有云的切片方式为企业提供5G专网服务,为企业客户提供更多的选择的话,市场前景或许也不可小视。

但对华为、中兴等巨头设备商来说,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基于公有云的灵活服务,意味着设备商与运营商紧密捆绑的关系将被迫松动。

而国内运营商到底路在何方,或许也并不只关乎政策与技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紫金山科技”(ID:zijinshan2013),作者:鲁透社,36氪经授权发布。

关键词:抛出 巨头 运营商

精彩推送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29 59 11 57 8@qq.com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