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冰:元宇宙是地书的生长试验场,是地书进化成熟的极佳土壤

时间:2022-01-13 20:40:42 来源: 36氪


艺术家徐冰©徐冰工作室

几天前,数字藏品圈悄然流出消息:艺术家徐冰的《地书》已被铸造成NFT,即将上线LionNFT 平台拍卖。我们几经波折联系上正在北京忙碌两场展览的徐冰。然而,徐冰似乎对NFT拍卖并不在意。在独家专访中,他聊得最多的是一种“新的兴奋”——对徐冰而言,重要的是沉淀18年的作品《地书》在今年再次打开了极速生长的可能性。而NFT,不过是叩响这扇可能性之门的铜环而已。

“地书NFT或者我们更精确地叫它MetaWords,并不是一个完成的作品,它是不断生长的。每一个购得MetaWordsNFT的人,不只是拥有了一个字符藏品,而是参与了一次元宇宙的语言实验。”

Meta时代,地书升级元语言的契机

我们注意到MetaWords项目启动时间比Facebook更名要早得多。对此,徐冰笑言:“同为MetaWords这也许只是巧合。”但MetaWords的基础《地书》则确确实实是徐冰自2003年开始的艺术项目。

彼时,被徐冰归纳为一段“生活在地区之间”的日子。频繁来往于纽约工作室与全球多个策展地的徐冰大部分的时间在机场度过。在iPhone 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之前,机场几乎成为全球化的一个缩影。候机间隙,充斥在机场的大量标识符号吸引了徐冰的眼光。

“那时候观察到机场里的标识符号,在那样一种全球化的时空里,能如此高效地、超地域地进行沟通,就感到很兴奋,开始收集这些符号。”

作为观念艺术家的徐冰对于“生长性材料”有某种天赋式的敏感。“我觉得这些符号有很旺盛的生命力和延展性。”这种生命力一方面来源于标识符号传递信息的高效,一方面亦得益于高歌猛进的标准化工业生产让更多标识符号纳入了超地域的共识体系。

接下来,徐冰用了十年时间以这些标识符号创作了一本无字之书《地书:从点到点》。

《地书》以通篇的标识符号讲述了白领“小黑”朝九晚五的生活。不管读者是何种文化背景,只要是被卷入当代生活的人,就可以读懂这本书。换言之,作为一个熟悉现代生活的自然人,可以无需其他语言介质——比如,先翻译成中文——来理解这个故事。如果你更进一步,是一个emoji的爱好者,那你几乎可以一目十行地阅读小黑的生活,并且发出会心一笑。

《地书》内文©徐冰工作室

中国大陆版本的《地书》(使用“版本”这个词,也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因为实则无论在哪个国家地区出版的《地书》除开法定出版信息外,都是一样的。)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徐冰专门要求把法定出版信息印刷在半透明的腰封上,这样至少可以保证书本本体是“无字”的。但唯一的遗憾是,上架信息将《地书》归类为“艺术”——“我更希望归类是小说”,徐冰在此前的专访中表示。

但无论如何,《地书》作为一种特殊语言的表达力已然被验证。此后,徐冰多次以《地书》为主题策展,将《地书》堆积成巴别塔,又或者创作立体书版的《地书》,不断丰富《地书》的外延。

这种丰富,在今年触及了数量级发展的奇点。

“这些年里,《地书》的表达能力随着更多标识符号的加入也在不断扩展。但令我兴奋的是,元宇宙时代让《地书》进入一个更快速发展与应用的阶段。就像材料让艺术有了新的表达可能,元宇宙是地书极速生长的试验场,是地书极佳的生长土壤。”

徐冰在上海浦东美术馆展览现场©徐冰工作室

关于“极佳”,徐冰是这样解释的:语言的生产环境从来都是“局部”的,但元宇宙的本质是打破边界,是一种迥异以往的“全局时空”。在这样的世界,只有基于标识的、高辨识度、高共识度的新的语言体系,才能被超越地域、超越局部的群体所使用。

也正是这样一个契机,《地书》幡然接上了新的生长原力,演进为MetaWords。这是《地书》语言体系的一次大规模扩容。而更为关键的则是,这束来自元宇宙的光线照亮了地书/MetaWords的另一个身份——Meta时代的语言基础设施。

开放的、稀缺的、生长的元宇宙基础设施

也是前不久,MetaWords发行方飞狮工作室的母公司狮子控股集团高调发布其元宇宙项目“狮子世界”。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专注于为中国投资者提供广泛产品与服务,尤其在NFT铸造、发行与交易服务上颇有心得。

MetaWords 官网:metawords.io

接近飞狮工作室的藏品玩家透露,业界对MetaWords较为期待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它有很多创新玩法”。对此,徐冰则表示独家授权飞狮工作室发行MetaWordsNFT的考量亦是“狮子集团比较善于将更多的社群拉入MetaWords的宇宙”。

“玩法是你们会用的词。对我来说,是MetaWords的开放性。”徐冰表示。

目前,《地书》已经包含近1000个标识符号。更多的符号可以靠徐冰团队来收集补充,也可以依靠元宇宙的原住民来创造。“我更希望是后者,那更接近‘约定俗成’和‘普天同文’的追求。”

在有关《地书》的阐述中,“普天同文”是一个高频词。显然,如果在现代社会还有一种普天同文的可能性的话,那这种可能性一定是标识符号系统。我们经历过“世界语”,一种生造的、需要再度学习的语言注定难以完成普天同文的理想。但标识符号则不同,它是既有的,而非生造的;是已经具备共识的,而非构建的。移动媒介的读图习惯,则进一步降低了标识符号的认知门槛——如果你还没有把读符号当做一种日常的话。

徐冰希望,在飞狮工作室的帮助下,有更多元宇宙的原住民参与到这场基础设施的搭建运动中来。在很大程度上,这也是促成徐冰与飞狮工作室合作探索地书NFT化的初衷。

在MetaWords项目中,徐冰已创作《地书》字符的拍卖交易只是其中一个基础子集。徐冰在专访中透露,自己与飞狮工作室已经研发出“创作工具”,可以让玩家们方便地使用MetaWords创造属于自己的表达和作品。当然,为了保证字符在美学、逻辑上保持连贯一致,由玩家创造的字符需要经徐冰工作室审核验证,之后玩家便可以在LionNFT 平台拍卖自己创造的字符,与《地书》中已有字符别无二致。

“甲骨文用260多个符号,完成了祭祀、占卜、撰史种种叙事场景,而现代标识符号要多得多。”

重要的是,用这些符号可以生长成“无限的作品”。玩家可以用MetaWords来写短诗,或者一些广告语。建基于MetaWords的抽象性与艺术感,这些作品也是毫无争议的创作。而这些创作同样可以在LionNFT 上进行拍卖。

所以,不妨把MetaWords理解成为元宇宙时代的一种语言基础设施,利用这种基础设施,元宇宙里开始了一次属于大众的“艺术大爆炸”。

以下是星球日报与徐冰的部分访谈实录: 从“徐冰天书号”到“地书NFT”,科技似乎是您创作中的一味催化剂。在您眼中,技术与艺术的关系是什么?

技术与艺术的关系有很多种视角去阐述,这一个基础性的问题。但从我的创作实践而言,我比较在意和关注的,是材料技术对艺术的影响。

一言以蔽之,技术或者说材料的演进,改变了艺术的表达法。最早的书法在竹简上,出现了隶书风格。后来有了造纸术,书法的表达方式变得多了,因为笔触在纸张上传递的情感可以被清晰感知到。现在,到了读屏时代,很少有用选择用纸张和笔触去表达情感。材料变成了比特符号,所以现在我们只好去选择字体。等线体或者衬线体,还是手写体,也是屏幕上的一种情绪传达。

更广义上的技术与艺术的关系,则可能是一种哲学上的辩证关系。技术是一种理性思维,其本质是寻找唯一性。技术要做的是一件事:排序。它结束无序的状态,建构知识。技术的领域里,一切都是整饬、有序的。艺术则不然。我认为,艺术尤其是现代艺术的最大命题是打乱排序、破坏排序。现代艺术是“反知识化”的,要创造出一些不好归类、无法归类的东西。

只有打乱排序,才能制造出某种松动性。在松动性的环境里,创造和发展的契机才出现。

MetaWords与地书的关系是什么?地书NFT与其他艺术品NFT的差异在哪里?

MetaWords是我授权狮子集团旗下飞狮工作室基于《地书》的元语言实验项目。MetaWords是元宇宙时代的语言,你可能会想起来最近Facebook改名Meta,其实我们这个名字比Facebook要早多了。MetaWords作为一种语言体系肯定是比《地书:从点到点》一本书的容量要大的。但它的本质是脱胎于《地书》的,是标识符号语言。

你感觉地书NFT与其他艺术品NFT有所不同,我觉得可能还是要回到艺术与技术的关系上来看。《地书》是我2003就开始做的一个项目,这些年里,《地书》的表达能力随着更多标识符号的加入也在不断扩展。但我认为,直到元宇宙时代到来,《地书》才真正拥有了一个走向成熟的场所。就像材料让艺术有了新的表达可能,元宇宙是地书极速生长的试验场,是地书最好的生长土壤。

语言的生产环境从来都是“局部”的。但元宇宙的本质是打破边界。我们突然有了一种“全局”的时空。在元宇宙里,任何语言都是古典的、地方主义的。只有基于标识的,一种高辨识度、高共识度的新的语言体系,才是元宇宙的。《地书》提供了这种语言体系的基础,而只有在元宇宙里,《地书》才可能生长成为MetaWords。

回到你的问题,可能地书NFT与其他数字藏品感觉不太一样,就是因为地书NFT或者我们更精确地叫它MetaWords,并不是一个完成的作品。它是不断生长的,每一个购得地书NFT的人,不只是拥有了一个字符藏品,而是参与了一次元宇宙的语言实验。

《地书》是您2003年开启的一个项目。今年,《地书》也成年了。在这18年里,我们经历了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从移动时代跃入元宇宙时代,您对《地书》有何新的理解?

没有新的理解,有新的兴奋。2003年前后,属于我生活在地区“之间”的一段时间。需要大量国际旅行的时候,就会深刻感受到机场就是全球化的缩影。我天然对于生长性的材料比较敏感。所谓“生长性材料”就是说,我认为它会有很多读解、创作的未来空间。那时候观察到机场里的标识符号,在那样一种全球化的时空里,能如此高效地、超地区地进行沟通,就感到很兴奋,开始收集这些符号。这就有了《地书》这个项目。

你提到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我反而认为世界的走向在帮助我补充《地书》的意义和价值。工业文明生产的一致性,在全球各地建立起来了标识符号的共识性。到了移动时代,核心就是读符号。你打开手机,看到的就是符号。这些都是《地书》语言的依据。

您对元宇宙的期待是?元宇宙时代的艺术,会是什么样子?

当代艺术是什么(旧概念里没法分类的东西)。元宇宙具有当代艺术特质,元宇宙时代中说艺术是什么,没意义,用旧的概念分析元宇宙没意义。

元宇宙进一步扩展了全球化的概念。过去的几年,我们看到全球化的一些退潮,但我相信,这种逆势只会是一个很短暂的历史阶段,或被别的形式替代。我更期待元宇宙是这样一个契机,让我们重新看到全球化的价值,甚至鼓励所有人去进一步拥抱全球化。

至于元宇宙时代的艺术,我想,你可能试图用一个旧范畴去限定新概念。元宇宙本身是一个大艺术。它的全局性、未来性,都具有当代艺术最核心实质的要求。我总是说,社会创意比艺术系统本身的创造力要强很多。而元宇宙在我看来,就是这样一种比艺术系统更具有生命力的社会创意。

更多优质内容请点击「Odaily星球日报」官网进行阅读:

https://www.odaily.news/

关键词:试验场 极佳 土壤

精彩推送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1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29 59 11 57 8@qq.com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05723号-1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